<p>这种说杀人就杀人,说死人就死人的事太过诡异,让人无法不感到恐惧与害怕。</p><p>楚君临也不敢再用过去那种——以为可以轻易的掌控盛锦姝的想法来对待她了。</p><p>他很快明白盛锦姝这是在打压他,故意杀鸡儆猴!</p><p>于是,他沉默了片刻说:“我今日是以病患的身份过来求医的,不知九龙天医阁的看病规矩是什么?诊费要怎么算?”</p><p>盛锦姝勾了下嘴角——这厮终于不摆一国太子的架子了?</p><p>“楚太子和无双公主的蚀骨香之后,我天医谷倒是能解,最次用我的救命药丹能化解大半的毒,”贺九鸣说:“不过,想要我这救命药丹,我原来就有三条规矩。”</p><p>“一,黄金万两。”</p><p>“二,跪求三日。”</p><p>“三,答应永不与我天医谷为敌。”</p><p>“如今,我却是要在这三条之上再加上一条——需得我天医谷主允许。”</p><p>楚君临听到这话,恨不能当场爆发。</p><p>但,神医贺九鸣的规矩,却是早早的就立好了的。</p><p>“自然,”贺九鸣又说:“我虽少年成名,因好到处走动,得了个“神医”的虚名,但本事定是比不上我师父灵药先生,更不及我天医谷主。”</p><p>“楚太子若是瞧不上我的救命药丹,也可以尝试着求我师父的天灵水和谷主的解毒药剂。”</p><p>“只不过,我师父如今在闭关,他脾气不太好,扰他安宁的人可不会有好下场。”</p><p>“至于谷主……楚太子见过下毒的人主动解毒的?”</p><p>言下之意,楚君临和楚无双只有找他要救命药丹这一条路可以走。</p><p>可这条路同样也是要折损尊严的。</p><p>跪求三日与恶臭缠身,前者也就是比后台的味道清淡些了……</p><p>“对了,忘了说了,我今日只有一位病人的看诊名额了,明日开始,我也要闭关潜行研究某些……特殊的病例了。”</p><p>贺九鸣与楚君临说话的时候,西楚的人又死了好几个……</p><p>“好!我答应!”楚君临大步走到楚无双的面前,将疼的在地上打滚儿的她提起来,又狠狠的在她的膝盖上一击。</p><p>楚无双就被迫双膝跪地。</p><p>“西楚公主楚无双向天医谷九龙天医阁神医贺九鸣求救命药丹以化解蚀骨香的解药!愿意跪地三日,献上黄金万两,无双公主也愿意遵守承诺,永不与天医谷为敌!”</p><p>“恳求天医谷主允许谷中大夫贺神医赐救命药丹!”</p><p>这话,楚君临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的。</p><p>却盛锦姝微微有些惊讶。</p><p>楚君临竟然放弃了自己拿贺九鸣的救命药丹?</p><p>还耍了个心眼,只让楚无双一人承诺永不与天医谷为敌?</p><p>果然是阴险狡诈的西楚太子!!</p><p>他不拿救命药丹,就必定要忍受每夜的痛苦折磨,直到国宴后。</p><p>因为国宴前就算做成了那恶臭的解药,若是吃了,恶臭缠身,也有失体面……</p><p>对自己够狠的!</p><p>“既然无双公主喜欢跪,那就跪够三日再说吧!”盛锦姝说完,打了个哈欠:“本谷主昨晚上没睡好,回去补个觉……”</p><p>她终于下楼,而后扫都没扫楚无双一眼,就越过她,直接离开了九龙天医阁。</p><p>她前脚才迈出门槛,西楚众人的痛苦就宣告结束了。</p><p>幸存下来的,也只有楚无双,西楚国相和楚君临三人了……</p><p>与此同时,盛成毅把江玉落送回了左丞相府之后,又忍不住从院墙翻了进去。</p><p>江玉落的身上有血腥味儿,哪怕是用了很重的香味也依然闻得到。</p><p>而且她的脸上也是抹了厚厚的脂粉。</p><p>肯定是受了很多伤,又怕被人发现,才这么遮掩。</p><p>也怕他担心,就只让他送到府门口就催他走。</p><p>可他哪里能安心的离开?</p><p>饶过府里巡逻的人,盛成毅很快就来到了江玉落的房间外边。</p><p>就听到里边丫头巧儿哭着说:“小姐,你怎么伤的这么重?疼……疼不疼?”</p><p>盛成毅顿时忍不住,推门就进去了……</p><p></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