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花旦?秋初九!”

封林马上冲过去,蹲在她身边。

因为黑色的衣服,并不明显,但鲜血却已经流到地面。

“封林,你完了,我如果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秋初九捂着胸口,吓得眼泪都流出来。

“别紧张,你死不了。”

封林立即抽出银针,给秋初九止血。

他感受四周袭来的气息,其中包括大成境界。

“记住,你说你受了重伤,最好独自去疗伤,等我引开他们,就去找你。”

封林马上将桌子上的转移令牌,塞进秋初九的口袋,“我的联系方式,可以问柳念。”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互相交换手机号了。

封林将又把面具摘下,准备引开这些人。

他来到外面,跳到房顶上,发现从四面八方的屋顶,全都是人。

正在往这里靠近,其中的大成境界,便是欧阳三。

封林马上往另一边的深山赶去。

“给我追,我通知我大哥!”

欧阳三落在外面的阳台,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

还能看到大片的血迹。

“你是……初九长老?”

欧阳三记得这个人,记得大概半年前,她曾舍命救了欧阳初的女儿。

被人打成重伤。

后来欧阳初便让她成为长老,主要负责保护他的女儿。

“三弟!人去哪了?”

欧阳初的身影也出现在这里。

“大哥,人往东边去了。”欧阳三指着躺在地上的秋初九,“你看。”

“初九!”

欧阳初马上蹲在秋初九身边,发现她的身体被贯穿了。

“家主,我没事,刚才那个人跑了。”

秋初九虚弱的说道。

“玛德!我身边的管家,还一直让我留意你,说你身份不明,既年轻又有实力,或许是卧底,真特么放屁!”

欧阳初怒骂一声。

如果初九是卧底,她怎么会为了欧阳家,做到这种地步。

上次搭救他女儿的时候,伤势不足以致命。

但这次,对方明显是下杀手,都穿透了身体,想要初九的命。

“家主,原本的另一个令牌,在桌子上,那个人拿走了。”

秋初九虚弱的瘫在地上,“我会点医术,已经给自己止过血了。”

“家主!三家主!”

就在这时,远处的柳念也追了过来。

“柳念长老,你来的正好,初九长老交给你了。”

欧阳初站起来说道,“老三,我们去追!一定不能让那小子活着!”

刷!

两人瞬间消失在这里。

“初九,你没事吧?”

柳念马上将秋初九扶起来。

“草!是封林那混蛋动的手,我好疼。”秋初九眼泪都流出来,“小念,我不会死吧?”

“放心,有他在,死不了。”

柳念也有些后悔,早知道之前就告诉封林了。

……

封林已经逃到了深山中。

身后的几位淬炼境界高手,紧追猛赶。

封林感觉这个地点不错,突然踩在一棵大树上,借助反作用力,向身后众人杀去。

刷刷刷!

一个呼吸间,这些人全都倒在地上。

“哎,追得这么紧,谁给你们的勇气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